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中心新闻

心智障碍孩子也能自食其力

2014-05-16 16:44:34      点击:

类别:助残

发起时间:1997年

开展地区:中国台湾

所服务群体:心智障碍者

网址:c-are-us.org.tw

筹款方式:社会企业运营收入

喜憨儿烘焙坊: 心智障碍孩子也能自食其力

在台湾,有这么一群“喜憨儿”(智障儿童,也是“心智障碍者”的代名词),他们曾经是“三不要”的孩子——学校不要,医院不要,有的甚至连父母也不要……

  这些年,通过台湾社会的各种努力,他们开始“自食其力”,从资源消耗者转变为资源创造者,从被服务者变成服务者,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价值。

  喜憨儿社会福利基金会的烘焙屋及烘焙餐厅便是这样一种社会企业。

  喜憨儿社会福利基金会成立的宗旨是让智障者获得终身教育与妥善照料,开发智障者的潜能,让他们也能像健全人一样拥有快乐人生。为此,基金会经考察后选择了开设面包店来训练喜憨儿,让他们成为拥有一技之长的面包师,同时也能在服务顾客的过程中与人交流,获得自信与快乐。

  1997年高雄成立了第一家喜憨儿面包房,并在同年经由联合募捐获得了赞助。由于面包房大众化的定位(开设于社区内,与消费者面对面),加之有专业的烘焙与烹饪专业人士对憨儿进行培训(从拌粉到烘焙、出货、配送等流程,到卖场的陈列、客人接待、收银、包装和清洁等工作),让喜憨儿具备了优秀的职业素养,也保证了喜憨儿面包房产品的质量,同时使得喜憨儿制作的产品拥有良好的市场竞争力。喜憨儿社会福利基金会旗下的25家烘焙坊,遍布高雄、台北、新竹,在这里,智障人士与普通的面包师傅并无两样,甚至手艺更为精湛,你能吃到他们亲手做的西点面包、下午茶、午晚餐等,价钱不贵,味道也很好。

  喜憨儿面包房不仅为喜憨儿提供培训及工作机会,它更是一个完全为喜憨儿量身定做的工作场所。餐台上用五彩色纸贴着醒目的桌号及座位号,每位客人按图示坐在相应的位置上,以便喜憨儿们能轻松地把正确的套餐递给正确的客人。

  厨房里使用的是定时煮面机,使得煮面程序标准化,以便喜憨儿师傅操作。而为了确保喜憨儿在上餐时不被烫伤,餐厅采取的是汤面分离的措施:当客人点汤面的时候,面条是单独放在盘子里端上来的,而热汤则盛入密封式的保温壶放在桌面,根据需要倒入盘中,这样剩下的汤也可以持续保温。

  正是因为以上种种针对喜憨儿特点的人性化设计,使得他们可以在餐厅里提供包括带位、倒水、点餐、烹饪、装盘、送餐、收盘、洗碗在内的全程服务。而来此地用餐的客人大都友善体贴,在进餐过程中对喜憨儿提供的每一步服务频频道谢。这就是真正的爱心和真正的支持:贴心的,细致的,处处以被服务对象为本,同时也让他们拥有服务他人的机会和自豪感。

  运营的成功使喜憨儿社会福利基金会得以持续发展。其经费50%来自餐厅、面包房等相关服务机构的盈利(餐厅、面包房的资金基本全靠营业收入),30%来自捐赠,20%来自政府拨款,摆脱了以往福利企业靠捐赠与补贴维持生计的问题。在喜憨儿面包房和餐厅等相关服务机构工作的喜憨儿们约占员工总数量的一半,喜憨儿职工一个月可以拿到1万元新台币左右的薪水(2500元人民币),虽然收入不高(目前台湾人均月收入为5万新台币左右,约合12500元人民币),但是喜憨儿们通过专业培训后,可以自食其力,这对家长们来说已无比令人欣慰。

  除了面包房外,基金会还在台北、新竹及高雄三地设有服务点,为社区居民提供服务,涵盖面包店、餐厅以及园艺队。在以小区为单位的无障碍的服务点内,喜憨儿一边学习工作技能,一边学习与人交往的能力,从被服务者转型为服务者,让人们了解到喜憨儿的潜能,从而改变对喜憨儿的固有认识。许多在基金会学习与工作过的喜憨儿,获得了在一般职场就业的机会,如超市、餐厅、物业公司等,在拥有了工作的同时,也拥有了尊重。

  近年来喜憨儿社会福利基金会还根据多年的烘焙经验,出版专业的烘焙书籍,将好滋味与公众分享。喜憨儿基金会不再是传统的福利工场,它成功地将自己与憨儿打造成“面包专家”,在获得口碑的同时也提升了自己的企业形象。而喜憨儿倡导的公益消费理念,如今渐渐在台湾深入人心。(王勇)

类别:教育

发起时间:2009年

开展地区:肯尼亚内罗毕基贝拉贫民窟

所服务群体:贫困女童和社区居民

网址:shininghopeforcommunities.org

点亮希望: 著名贫民窟里的女童学校

    基贝拉与孟买和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一样有名,在看到“点亮希望”这个机构名字时,笔者一时很难将其与这座在文艺作品中被描述得脏乱不堪、人间炼狱般的垃圾森林联系在一起:这里人口密度高,饮水、卫生设施极度匮乏,居民平均寿命只有30岁,1/5的儿童活不过5岁,贫困和歧视让女童的生存状况更糟糕,不可避免的还有性交易和艾滋病的蔓延。但是,这里最终还是孕育出了希望。

  点亮希望的创始人肯尼迪·奥迪第(Kennedy Odede),就来自基贝拉的一个多子女贫困家庭,他经过自己的努力进入了美国卫斯理大学,然后在捐赠人和合作伙伴的支持下,创办了这家组织。

  点亮希望的首个也是核心项目就是修建了基贝拉第一所女童学校。“尽管当时我依然身处贫困,但是在看到了许多人的生活被摧毁后,我决定要改变这些残酷的现实。”肯尼迪说,“我不能坐视这些女童用身体换取每天的食物。”

 学校为贫困女童提供免费的教育、学习用品,并加入了领导力、批判性思维和创造力等创新课程,同时为学生提供免费的食品、医疗和心理服务,从而保证她们不仅能够完成学业,还可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精神,这对她们自身及其家庭未来的生活都有所裨益。肯尼迪希望可以向基贝拉的人们证明,让女孩接受教育对整个社会发展有直接而正面的影响。

  学校不收取学杂费,取而代之的是要求学生家长同意在学校和社区中心工作,让其认识到在社区和女儿教育上需要承担责任。而学校的员工也均为女性。学生毕业后,“点亮希望”通过非营利性的合作伙伴,帮助她们升入中学,并且每年为15名毕业生提供全额的奖学金。女童学校还为幼童提供学前教育。

  机构为居民设立了社区中心,其中包括社区图书馆和网吧,为青少年提供培训。

  点亮希望建设的另一个项目是社区诊所,这对基贝拉贫民窟的人们来说无疑是非常需要的。2010年11月起,社区诊所开始为这里的居民,尤其是女性和儿童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点亮希望”让每个基贝拉的病人都充满尊严地走进社区诊所,并且在这里得到希望。通过社区医疗人员计划,医疗服务扩展到了诊所外的社区。作为医疗服务的辅助项目,“点亮希望”在基贝拉大量修建卫生间,改善恶劣的卫生条件和不良的生活习惯。

  2010年底,一个叫做哲凡的6个月大的婴儿由于严重的腹泻被送到了诊所。在肯尼亚,听似十分平常的腹泻是儿童的第三大杀手。在这里,哲凡幸运地摆脱了死神的影子。从此之后,社区家长似乎为自家孩子找到了一尊守护神。这样的例子激励着社区诊所为居民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为了让孩子们吃上丰富多样的新鲜蔬菜,点亮希望还在学校后面建造了一个小菜园,这个可持续性项目也教给社区的人们怎样用少量的土地和资源进行种植。

  另一个关于健康的项目是清洁水计划。基贝拉贫民窟中没有自来水,居民们不得不花费超出正常价格2至10倍的钱在贫民窟周边购买饮用水。2012年1月,点亮希望启动了清洁水计划,在基贝拉中心建造了一座水塔,每天能为社区提供10万升的清洁水。此外,该计划还在基贝拉难民窟内以低于市场水平的价格为居民提供饮用水,而这部分收入除用于供水系统外,还用于填补女童学校的开支。作为计划的一部分,“点亮希望”为社区居民提供医疗和卫生方面的知识普及,并且针对水质实施严格的质量监控。

  点亮希望的模式,让居民们认识到获得教育的女孩会让整个社会受益,提高了女性的社会地位。而这家机构给基贝拉带来的希望鼓舞着人们,让他们对自己和未来燃起了希望。正如点亮希望的座右铭:给女性以希望,因为通过她们,我们可以将希望传递给整个社会。(王会贤)


Akshaya Pātra(阿克莎亚·帕提拉基金会)

类别:健康、教育

发起时间:2000年

开展地区:印度

所服务群体:贫困中小学生

网址:akshayapatra.org

筹款方式:政府拨款和个人捐款

Akshaya Pātra: 全球最大的“免费午餐”计划

     2011年秋季,我国启动了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每年耗资160亿人民币为试点地区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提供营养膳食补助,即我们熟知的“免费午餐”。从投入的金额、推广的速度、覆盖的面积来看,“免费午餐”可以说是一个由民间力量推动下取得的巨大成绩,北师大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评价说:“这是中国慈善史上十分少见的成功案例。”

  其实,“免费午餐”模式并不仅仅在中国:美国联邦政府向低收入家庭中小学生提供的免费午餐计划惠及的人数大约为3100万人,这个数字同样令人惊讶;另一个给我们做出榜样的“免费午餐”范例,其实就在我们的旁边——印度。

  这个由印度阿克莎亚·帕提拉基金会(Akshaya Pātra)推出的面向中小学生的“免费午餐”计划,每天向大约1.2亿名中小学生提供免费午餐以吸引贫困家庭儿童入学接受教育,是迄今为止全球规模最大的免费午餐计划。

  印度的文盲率相当高,尽管印度宪法明文规定,“国家向所有14岁以下儿童提供免费义务教育”,但是现实中仍有许多孩子为了解决基本温饱而离开课堂。

  世纪60年代,时任印度国民大会党主席卡米拉奇在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一个小村庄中拦住一个赶牛的孩子,询问其为何不上学,孩子不假思索地答道:“如果我去上学,你会给我东西吃吗?”正是这句令卡米拉奇无言以对的回答,让他决定开始设计一套制度,让穷人的孩子在学校吃到免费的午餐。

  1982年,泰米尔纳德邦决定将所有公立小学的学生纳入“免费午餐”计划。从1984年到2003年期间,泰米尔纳德邦的小学入学率提高了35%,中学退学率从24%下降到13.5%。到了2004年,该邦能识字的成年人比例达到73.4%,在印度各邦中居首位。

  随着泰米尔纳德邦免费午餐的推广,印度其他邦也开始小范围效仿。但是大多数地方政府不愿意增加预算压力,使得这项工程很难推广。

  2000年,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一个由印度教组成的民间团体开始参与到这个项目中,他们接手了中央政府分发的谷物,做成午饭后送到该邦首府班加罗尔的5所学校,让1500个孩子吃上热饭。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短短几个月内,这个名叫Akshaya Pātra的基金会收到了数万封其他学校的来信,纷纷申请加入。但首先要解决的是,怎样才能每天做出近10万份午饭?Akshaya Pātra成员中,很多人是印度顶尖的工程师。他们设计了一个“中央厨房”,每天能生产出至少10万份午饭。

  每天凌晨2时厨房就开工了。上午9时,热腾腾的午饭被装上卡车,运往附近的1500个学校。多数工作都由机器完成,只需要65个工人。在厨房里,一台机器每小时能自动生产4万个“Rotis”(一种传统的全麦薄饼)。工人们再把这些刚出炉的薄饼装进保温桶里,分发给每个学校。

  得益于中央厨房,Akshaya Pātra基金会如今每天能让120万个孩子在学校吃上营养丰富的午饭。中央厨房的配菜单由印度营养研究所的专家制定,其卫生状况符合国际食品卫生标准,这种中央厨房批量生产的模式正在印度各地迅速推广。基金会的目标是,到2050年,让500万个孩子吃上营养健康的午餐。(高文兴)


类别:教育

发起时间:2010年3月

开展地区:印度

所服务群体:贫困学生

网址:avantifellows.org

筹款方式:基金会资助及个人捐款

Avanti教育机构: 消除对贫困生的偏见

Avanti是一家教育机构,在印度的孟买、德里、坎普尔和金奈这四座城市中开办学习中心,为750名天资聪颖的贫困高中生提供科学、数学等学科教育。如今,该教育机构取得的效果非凡,需求高涨。2013年,有6000个学生为了150个入学席位而竞争。

  Avanti的创办旨在解决印度知名大学对于贫困学生难以给予许可的偏见问题。在印度,像IIT(印度理工学院)这样的知名院校对贫困学生有着极低的接受率,这一数据甚至低于2%。因此这助长了数十亿美元的培训产业,这些培训学校收取高额的培训费,反过来又创造了针对贫困学生的门槛,形成了恶性循环。

  试图通过大学入学考试的贫困生通常止步于英语表达能力的缺乏,以及有限的人际交往和职业交往网络。鉴于印度乡村和城市存在大量的贫困学生,一个有效解决该问题的方案显得十分重要。

  Avanti是一个主要由学生志愿者运作的社会企业。Avanti 的业务由学生管理和传播,这些志愿者来自印度享有盛誉的印度理工学院以及其他顶尖工程师院校,有超过150多名理工学院的志愿者学生在这些地区为Avanti工作,Avanti公司团队只有四名全职雇员,办公室也就安置在理工学院的校园里。

  Avanti从低收入社区中选择天资聪颖的高中生,帮助并给予他们进入大学(本科)的机会,专业主要集中在工程学和医学。每年,一批“Avanti Fellow”要通过两个阶段的严格筛选过程,涉及能力倾向测试和面试,用以评估其学术价值、动机以及经济背景。该机构的负责人表示,一个健全的选择程序是十分重要的,首先它能够帮助Avanti寻找到真正有需求的候选者,而且它可以保持合作公司的兴趣,以及学生志愿者的动力。

  每个Avanti入选者均配有指导教师,这些指导教师都是来自知名大学的在读学生,他们为入选者提供指导和帮助。同时,这些入选者可以免费进入合作组织的培训机构,在那里接受英语能力培训以及大学入学考试培训。

  Avanti和银行建立了伙伴关系,银行提供信贷来支付学生的大学费用,同时绑定企业为Avanti的入选者提供实习和工作岗位。至于机构的业务,由于很大部分的业务是由学生团队在大学校园里管理运营的,因此可以将运营成本极大地降低。人数较少的专职企业团队则专注于部署标准化流程,监控指标和管理扩展。

  除了银行外,低收费的学校系统、以社区为基础的组织、媒体等都是Avanti的合作伙伴,他们通过各自擅长的领域来帮助Avanti扩展在城市和乡村地区的服务范围。

  目前,Avanti正在建立就业服务单元来帮助入选学生得到实习和雇用的机会。这一方面可以保证Avanti获得长期稳定的财政支持,另一方面有益于实现学生的职业成功。人们可以通过以下方式提供帮助:在工程等领域中,帮助Avanti与行业的领袖或是全国性企业、跨国的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取得联系;为Avanti的学生创造实习机会,为他们提供多种职业等等。

  对于将来的计划,Avanti将会扩张培训专业的范围,计划在其他领域也给予贫困学生更多的帮助,让其有更多的选择,例如医药和法律专业等等。(张木兰)

教育!(Educate
教育!Educate!

    这家名为“教育!”(Educate!)的机构正在改造乌干达的教育系统,与当地学校合作为16-18岁的青少年提供一项为期两年的社会企业家培训项目。目标是在非洲培养青年领袖和企业家。2013年,该机构本身培训了8000名学生,并让它的企业家课程进入了乌干达全国教育大纲,面向25000名学生展开。

Barefoot College (赤脚大学)
赤脚大学 Barefoot College

  1972年,班克·罗伊创办了“赤脚大学”。这个公益项目主要针对来自世界各地农村的文盲或半文盲,大部分都是中年母亲或祖母,为她们提供免费的教育,让这些祖母、妈妈们都能成为水务工程师、太阳能工程师、设计师、助产士、建筑师或农村社会企业家。以此来提升她们的技能和丰富知识。

  以赤脚大学首创的“赤脚”太阳能发电法为例,自2008年以来,祖母已经向超过40000户家庭提供电力,发电模式已推广到印度的17个州,非洲的15个国家,亚洲的2个国家和南美洲的1个国家。同时,在这些地区,妇女的劳动强度有所减轻,自尊心也逐步提高,并赢得了社会的尊重。(闫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