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中心新闻

公益应该怎么做?

2014-05-16 14:51:47      点击:
 来源: 中国文化报 作者:子夜

  为什么比尔·盖茨选择将全部身家捐给名下的基金会,而不是购买100亿斤大米送到需要的人手中,那样不是更直接吗?

  为什么“股神”巴菲特要将310亿美元捐给比尔·盖茨基金会,而不是成立一家巴菲特基金会,不是一样能帮助社会吗?

  为什么李连杰选择成立“壹基金”,而不去拍更多的电影,将片酬捐给某个公益机构,这样是不是更简单?

  为什么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和纽约歌剧院的歌唱家们免费献唱,换取观众捐出的一件大衣或半新的羊毛衫,而不是举办一场天价音乐会,用票房收入购买成箱新衣捐赠出去,这不是更省事一些吗?

  2000多年前,孔子也曾遇到类似问题。子路救起一名落水者,落水者以一头牛作为报答,子路收下。孔子认为,这下子鲁国人一定会勇于救落水者了。另一个弟子子贡从国外赎回了很多被卖为奴婢的鲁国人,却拒绝了国家的补偿,称愿意无偿为国分担赎人的责任。孔子因而斥责子贡,说此举将祸害无数落难同胞。孔子认为,子贡固然为自己赢得了更高的名声和赞扬,但同时也拔高了普通人对“义”的要求。往后别人救了人,如果接受国家的补偿和奖励,不仅得不到大家的称赞,甚至可能会被责问为何不能像子贡一样为国分忧。这就是“子路受人以劝德,子贡谦让而止善”的典故。

  在这些行为与事件的背后,有一个共同的答案:可持续、更广泛的公益效应。在当今时代,一己之力对于任何世界性难题的解决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这些选择不仅是要聚沙成塔,更在于唤起更广泛的公益意识,鼓励和发动更多人践行义举,形成一种具有情感温度的公益文化氛围,从而促成更加高效的社会性公益行动的出现,而非止于某一个体。

  2008年被认为是“中国公益元年”。此前,公益被视为少数社会精英的特权,直到“5·12”汶川大地震彻底重建社会性的公益认知,国人大规模、长时间行善与监督行善由此开始,全社会的公益热情于一夜之间爆发。

  如今,越来越多的企业和个人进入了公益领域。然而,对于选择什么样的项目介入社会公益,人们一般是从“形象工程”出发,往往选择那些大众关注度高的领域,因此集中在教育、医疗、环保等方面。结果,很多应该关注的问题没有关注到,一些公益领域过热而另一些领域又过冷,最终效果难如人意。

  文化艺术是天然的公益。委内瑞拉的“音乐救助体系”堪称艺术与公益结合的典范案例。该项目最初建立的目的是用音乐将问题少年吸引到“正经事”上来,避免他们误入歧途。该项目迅速发展成为全国性的音乐公益运动,令世界为之惊叹:体系成立之初,该国只有两支交响乐团,30年后,该体系已经拥有约90个幼儿交响乐团、130个儿童交响乐团、288个青少年交响乐团、30个专业乐团,与此同时,该国的青少年犯罪率逐年下降,家庭与社区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密。

  文化艺术与生俱来的多元“软实力”能够快捷地在善意、目的与能力、资源、投入之间建立起良性循环。那些情怀高远、策划精良、定位清晰、运营有道的与文化艺术接轨的公益活动,将能够更充分地释放公众的公益愿望,让善意能够前行并且行之久远。